中国美术家旗下网站
艺术新闻

      中国美术名家:走进陈华艺术世界

      分享到:
      作者:张桐瑀来源:中国美术家网2020-10-28 11:29:30

      艺术简历

      陈华,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吉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吉林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吉林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吉林画院院长,吉林市美术馆馆长,东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冬捕系列人物》200×470cm


      作品品评:陈华的《冬捕人物》系列作品主要反映北方隆冬时节的生活风情,画家下笔有磊落超拔之气,且富有浓烈的生活气息。千里冰封望祭湖,雪中冬捕竞纷呈。查干湖的冰雪渔猎文化、在冰封湖面上埋头劳作的捕鱼人,在画家笔下灼灼生辉。画中刚毅、健硕的冬捕者双手握紧冰攒子,正在白雪皑皑的冰面上打眼,这是冬捕的第一道工序。画中洁白耀眼的雪地,厚厚的棉衣,以及冬捕人冻得紫红的面庞,似乎都在暗示着寒冬的凛冽。整个画面深厚苍茫、凛然气势,画中的人物静默无声,在默默劳作着,然而在他伟岸身影的背后,仿佛让人看到了查干湖上无数渔人竞相冬捕的壮观场面。这种情境交融、以小见大的表现手法,烘托出冬捕人顽强的生命力与自强不息、纯朴刚毅的个性。(赵曙光)


      《冬捕系列人物》200×800cm


      心象与墨象的徘徊

      ——评陈华的写意人物画

      张桐瑀


      写意人物画这几年似乎很“热闹”,这也许是前些年工笔人画走红的逆反效应所致,另外写意人画在参加有某种“意识”要求的展览方面优势尤为突出,这也吸引了大量的青年画家加盟其中,为写意人物画热推波助澜。然而,我们透过这“热闹”的表面也发现了许多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太注意造型和制作的效果,忽视了美术学意义上的创新,误把花样当风格,无意间走上了匠作之途。


      《冬捕系列人物》180×230cm


      好在时光老人总是给青年人留下纠错的机会,允许他们在试错中不断进步,再说“物极必反”的无形之手也会引领他们从此岸走向彼岸,从注重社会学影响效应的商业性包装,回归到艺术学、美术学的本体探究中。针对写意人物画的发展现状,许多颇有才华的青年画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寻找析疑人物画学术创新的切入点,开始梳理立意与手法的转换关系,而这也是中国画当代发展的“阳光大道”。近年来,一直活跃于中国画坛的青年画家陈华,就是有感于此,并在探索中国画的表现词汇过程中显示出了不凡的艺术才能,引起了画界的注意。


      《冬捕系列人物》200×260cm


      应该说,东北的自然环境并不适合中国画的媒材运用,这主要是中国画工具材料需要仰仗温润的空气来蒙养,而北方寒冷、干燥的气候抑制了中国画材料媒体媒介的效果发挥。因此,对东北画家而言,不仅要有扎实的功底,而且还需要有对工具材料的高度把握,才能有效地激活笔墨的视觉效应,克服自然环境对中国画的不利作用,最大限度的发挥笔墨在画面上的本位作用。


      《冬捕系列人物》180×237cm


      另外,中国画笔墨表现的人文方式也需要有个人的文化修养和人文环境的双重滋养来保障以文化成的墨象表达。也许陈华认识了自然与人文的对中国画的促进作用,十多年来,他除了在北方一隅苦练基本功外,还十分注意“走出去”,向北京的先生们学习,这也为他迈向成功起了决定性作用。因为“走出去”主要投入好的人文环境,可避免固执的一偏之见,从文化认识的高度来把握绘画,使自己少走弯路和斜路。对一个想学中国画的人来说,路数的对与否,是一个画家气数和定数的关键。历史上许多的画家皓首穷经也终无所成,就是倒在了这“弯路”和“斜路”上。


      《冬捕系列人物》216×150cm


      现代写意人物画在表现上的现实要求,已经和以往概念上的写意人物画有所区别,它除了笔墨趣味的一贯要求以外,更需要造型和素描功力上的内在支持,惟其如此,写意人物画才能完成从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的转换,才能充分表达画家的现实情感。但是,令陈华感到困惑的是,以往美术院校的素描教学根本没有考虑到素描表现语言如何向写意画表现与语言过度的问题,只是教给学生一些浮光掠影式的素描技巧,很难将素描和笔墨整合在同一个词汇体系中。



      目前,写意人物画的创作手法与表现语言的混乱,往往是素描与笔墨抵牾关系造成的,在陈华看来,写意人物的当代发展,首先要天正素描与笔墨的矛盾关系,改变以往的素面观念和认识,将素描中有利于中国画笔墨边县的因素提炼出来,并学会用中国人的眼界来审视素描,使素描为中国画所用。基于此种认识,陈华在素描中强调以线为手法,以结构为依据,以人物造型为旨归的训练方式,尽量避免“准不准”,努力挖掘“像不像”,在像不一定准的前提下,使人物造型的“像”,统一自己的“心象”里,外化的作品德“墨象”里。由于强化了线和结构,淡化了光影、块面与透视,使得陈华素描保持了相对的平面,这为中国画笔墨的平面性发挥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冬捕系列之二》200×270cm


      当我们欣赏陈华的写意人物画时,就会感受到他在相对平面的笔墨挥洒中,并没有失去结构的内在穿插和联系,也就是说,他是在统一中求变化。陈华在绘画创作的具体手法中,还在努力使结构线和用笔相统一,使平面结构和用墨相协调,紧紧抓住中国画的“笔墨”特性不放,这也是他作品墨韵十足的原因所在。此外,陈华绘画作品中的结构线用笔也是非常灵活的,他有时在浓墨和泼墨中以留白来交代结构走向,这给他的作品添加了不少鲜活的气氛。为避免在相对平面中求变化给作品带来的单调感,陈华在笔墨对比关系上,以大墨大白为基调,加大了平面和平面之间的对比度,使画面的黑白对比十分响亮,增强了视觉张力。


      《冬捕系列人物》145×240cm


      在写意人物创作中,单个人物较容易处理,因为单个人物的笔墨运用不会使画面黑白关系过于凌乱,而人物一多,运用到每个人物上的笔墨对比关系就很抵消,而使画面失去了整体感。时下有许多写意人物画家,在画单人写生是还能控制住画面,而画众多人物时就显得无能为力了,陈华在创作众多人物的作品时,尽量用整体的笔墨关系来处理画面,把几个人当作一块整体的笔墨来安排,不在局部琐碎费“笔墨”。在陈华的作品中,以整体的笔墨处理方式,还体现在集中用墨上,这不仅使他作品充满了音乐节奏,也丰富了笔墨的黑白灰对比层次。当我们仔细梳理陈华的创作思路时,就会感到他的绘画创作是围绕着艺术本体而展开的,因而画面呈现出的是一种厚重、朴实的气象。这实在是难得可贵。


      《冬捕系列人物》145×240cm


      应该说,当代写意人物画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可被发掘的发展空间还很大,这也为写意人物画家们的个人发挥提供了一个大舞台,我们也衷心地希望陈华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舞者,将自己的中国画创作纳入大中国当代发展的总体格局中去考量,创作出不愧时代的优秀作品来。


      《冬捕系列人物》145×240cm


      《冬捕系列人物》145×240cm


      《查干湖冬捕》


      《冬捕人物》


      《冬捕系列人物》68×136cm


      《冬捕系列人物》68×136cm


      《头像写生》


      《头像写生》


      《头像写生》


      《头像写生》

艺术新闻
艺术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美术家网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Processed in 0.029(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3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