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家旗下网站
综合新闻

      静隐庐主徐戎艺术随笔之十:古都 • 美食 • 终南

      分享到:
      作者:admin2020-11-21 08:00:31


      静隐庐主徐戎艺术随笔之十:

      古都 • 美食 • 终南


      (一)

      1. 八月的风,穿越了时空地域,拂在脸上,带着炙热的心跳,激越了灵魂深处的向往。

      抵达古都西安。这里的天气却没有杭州炎热。古老的城墙与现代时尚元素相辉映。人们有秩序地排队等候公交车。宾馆显眼处标识置为“实现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古老、厚重、时尚、现代、豪迈又安逸是这个中国最中心城市的性格。

      2. 八百里秦川,从西周到大唐,一直是华夏民族的中心,而西安正是这个中心的心脏。秦腔的豪气是有种族渊源的,它的哀怨细腻是在关中女子水一样的目光中滋养出来的。

      古老的城墙切割了这个城市的天空,从秦腔到摇滚,西安是座音乐之城。出现了像著名的许巍等摇滚歌手。

      夜晚的西安,千年的古老城墙下,有位歌手嘶哑地唱着摇滚:

      我思念的城市

      我思念的城市已是黄昏

      为何我总对你一往情深

      曾经给我快乐

      也给我创伤...

      风路过的时候

      没能吹走

      这个城市太厚的灰尘

      多少次的雨水

      从来没有

      冲掉你那沉重的忧伤

      你的忧伤像我的绝望

      那样漫长……

      古老、厚重、思念、忧伤……这个城市就是西安。我静静地坐于沉默着的人群之中,久久不愿离开。


      (二)

      1. 民以食为天,庐主发现众多品种的本地特色小吃是聚集人气的最佳方式。西安回民小吃一条街(步行街),全国各地游客络绎不绝,天天如此,人气和规模甚至超过重庆磁器口。

      2. 杭州至今还没有小吃一条老街,清河坊游客虽多,但经营店铺的大多外地人,卖得是外地工艺品,本地小吃没特色。运河边虽然打造了一些历史街区,但大多经营杂乱,也形成不了众多品种的小吃一条街。桥西和小河街区租金不便宜,人气至今未旺,本地人走路锻炼得居多。

      杭州上一届的城市管理者对传统文化的深入和城市的布局尚稍缺憾,虽然恢复了一些历史老街区,但大多分散,没有一个中心,聚集不了人气,现在回想也是土地财政的需要。庐主居住的小区也一样,低密度的住宅,四五个商业中心,等于没中心,不聚气,每处都不会有人气。而西安回民街是城市的大中心,人气不旺都怪。

      欧洲这些国家,一个城市的步行街集聚全世界的人气,因为有一个重心。

      杭州要不要借鉴?


      (三)

      1. 吵杂的古都再已无往年的宁静,等来了终南山吹来一股清新的山风。

      庐主在终南学者、《问道》杂志主编张剑锋兄的陪同下,向山中进发。自大峪口向扯袍峪主峰眺望,就会清晰地看到道宣律师《天人感通录》中记载的“佛面山”(当地村民称之为人头山),是终南山非常著名的山峰。

      一山中老者对庐主说,古代皇帝每遇大事,佛面山顶天空会显现无字天书,皇帝亲自或必派高人悉心观之。不过,庐主初见佛面山,就想起曾经家中藏有一完全自然完整似人头形灵璧石,竟与此佛面山有几分相似呢。可能这也是庐主与终南山之因缘吧。

      生于隋代的道宣律师《天人感通录》中记载:“(道宣)又问(天人)。见今泌州北山石窟中山。常有光明者何。答此窟迦叶佛释迦佛二时备有。往昔周穆王第二子。造迦叶佛像。又问。终南山。有佛面山七佛涧者。事同于前。南山库谷(库峪)大藏。是迦叶佛自手所造之藏也。今现有十三缘觉在谷内住。”

      可见,这个酷似人头的石头来历神秘,非同寻常。

      2. 山中有缘遇高人华山王道长。庐主下山时,他已辟谷25日,每天仅食松针和冷山泉,连茶也不喝。去年(2014年)他曾于更深的山中辟谷长达4个月。

      有友问,如何得心安 ? 道长答曰:“一忠二孝。对国家要忠,对父母要孝,这两点做好,心则安。如不安,此两点必没做好,必有检讨之处。” 又问,如何做 ? 道长又曰:“每天虔诚默念几百上千遍’我有罪’,则能消业治狂妄心。”

      庐主与道长朝夕相处数日,传授功法,并每日赠一两颗丹丸于庐主服用。上山时庐主牙还疼不止,服用一丹丸, 翌日牙疼即止。

      3. 终南山风吹拂了千万年,南山如济马先生沐浴清风在山中常年保持“神圣的沉默”,煎茶悟道。庐主有幸在“千竹庵”聆听马先生的教诲,在“南山亭”有缘喝盏马先生亲自淪的茶,感到自在欢喜。马老师是庐主敬重的茶人,是著名的茶文化学者和茶道修持践行者。著有《无风荷动》、《冷香斋煎茶日记》、《岭上多白云》等,其茶论重考据,观点多有惊俗醒世之语。

      4. 庐主在终南山中盘桓七八日,每天独自或结缘一两修行者寻访洞中高士。

      一日,在山中攀爬五六个时辰,路径时断时续,周围仍无人烟,时风起云涌,暮色袭来。忽似有佛号天乐磬声自山谷而起,上拂云汉,下满林壑,随行两人驻足合十,听得真真切切。听之,天地人物洒然如在冰壶中。少倾,又有人语自下十余米处传来,喊之亦无应答,观之候之空山无人。又寻一两时辰,仍未果,只得寻松针充饥。

      时风雨俱来,衣裤倾湿。暮色已迟,摸索至一山峰现一小寺,寺中仅一小居士守门,不做早晚课,更无钟磬之音。夜留宿茅舍,半夜又听似楼上人语声,大门吱嘎循环不停。大山神秘,早有所闻。庐主不作他念,竟亦能安然入睡。

      翌日一早,风雨俱停,山清气爽。山中无电无信号,担心家人牵挂,两人飞奔下峪上山,至住处已逾晌午。果然家人急切,正欲下山报警寻人矣。

      5. 在终南山,不论村民访友嘴里,还是隐士口中,庐主听到的都是先前修行人的事迹功德,心生敬畏景仰之情。回到城市,闲暇之时,谈论的都是明星的绯闻和富翁的夸夸其谈,要么就是比国家领导人还懂的国家大事、国际风云。

      6. 终南山文化学者、《问道》杂志主编张剑峰兄曾对庐主说,在吕洞宾修行过的朝阳洞,前一些年,南方道者无尘隐居于此,一天夜里,他在洞内抚琴一曲,透过门口,清晰地看见地上有团荧光像树枝一样在伸展,想必是来听琴的。听了这个故事后,庐主每每夜里于外静坐,都似等着自然界灵性的出现,也好来分享庐主的一杯茶,这么想,可是每每却失望。

      7. 园子花开了。终南山居洞的风山道长乘着松风来,飘落一缕清香。风山道者终年一衣,有时几日一食。寒冷时坐任北风吹。精工诗词易经。

      8. 方外云山无非幻境,静中岁月自有长春。

      在终南山,看到的只是一个幻象。在我看见的终南山之外,还有个我所看不见的终南山。

      对终南山,我仍然一无所知。

      9. 尼采说,世上有一条唯一的路,除你之外无人能走。它通往何方?不要问,走便是了。当一个人不知道他的路还会把他引向何方的时候,他已经攀登得比任何时候更高了。

      纯阳道人亦云:“念佛虔诚即是丹,念珠百八转循环。念意不随流水去,念心常伴白云中”。殊途而同归。

      只有当目光呆滞,希望变得简单时,美的和有价值的东西才会出现:也许本来就是如此。

      ——2015年8月共坐白云中 • 庐主隐修终南

      2020年2月15日根据日记整理于杭州


      附:徐 戎 简 介:

      徐戎,号静隐庐主 ,禅者,法名宗戎。著名艺术家,书画评论家、鉴藏家,人文学者。浙江大学文传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20岁时皈依一代高僧、不倒单大师桂仑禅师,后皈依亲近敏公上师。其书法作品极富禅意,格高骨清,意境高远,真气弥布,风格独现。所作人物、山水、花鸟,自成天真,格调高古、禅意盎然。启功、陈传席、毛昭晰、王伯敏教授等对其都有较高的评价。自1996年始,陈传席教授曾数次为徐戎撰写评论文章发表,评价曰:“徐戎以意笔出之,意高而有法,渐入‘清空’一境,空灵神韵,颇具‘入禅出世’之感。贵在难得”。陈丹青先生曾对其作品评论甚高并题字赠言赠书数册。2014年,徐戎被当前最权威的 “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评选为“AAC艺术中国年度报告之艺术家”。

艺术新闻
艺术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美术家网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Processed in 0.043(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4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