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家旗下网站
艺术新闻

      中国美术名家:走进颜景龙艺术世界

      分享到:
      作者:贾德江来源:中国美术家网2019-08-19 16:06:18

      【艺术简历】

      颜景龙,1955年生于河北省馆陶县,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结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第四届名家班,2016于中央美术学院贾又福山水画创作高级研究班进修。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河北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长城书画院理事。


      《中华民族英雄精神永存》189cm×125cm  2018年


      墨非蒙养不灵 笔非生活不神

      颜景龙山水画流向蠡测

      文/贾德江


      颜景龙十分明确地说,他的山水画得笔墨处源在传统,流在生活,旨在创新。这是他的经验之谈,也是他经过了长期的困惑和磨砺才悟出的路径。他认为,在当今山水画坛,墨守成规的中年画家几乎没有了,大家无不维新,无不以种种努力独步古今,自立法度。然而,登堂入室易,别开户牖难。画家要达到此境界,需要不断地修炼,正如石涛和尚所言:“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石涛明确地指出了修炼主要在“蒙养”和“生活”两个方面。对颜景龙来说,“蒙养”就是吸取与思考,其手段则是“临摹”。按李可染的话说就是“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按黄宾虹说法则是“师古人以启来者”。“生活”对颜景龙而言,就是走出户外,走进大自然,去写真山水,贮千山万壑于胸中,记旖旎风光于笔下,其方法是“写生”,就是对自然山川万物具体形态的独立把握。


      《云水奇观》 69cm×69cm 2018年


      正因为颜景龙有传统的笔墨蒙养,又以生活为源泉,才能创作出大量的既有传统功力又有生活气息的山水画作品。其“学时有他无我,化时有我无他”的独特画风已逐步形成,本文试就颜景龙的山水画从临摹到写生,再由写生提升为创作的求艺之途,作如下管窥蠡测。


      《流水廻云》 69cm×69cm 2018年


      笔墨蒙养见精神

      临摹即师古人,师古人即学习传统。王石谷说:“学不师古,如夜行无烛。”作为传统绘画的山水画更是如此。中国山水画曾被列为画家十三科之首,如溯其源,自魏晋时代顾恺之以来,至今已越一千五百年,源远流长,群星璀璨。历朝历代都涌现出一批优秀的画家和优秀的作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多种表现技法,构成了中国山水画博大精深的传统。古往今来的画家几乎无一不是以临摹为手段而登上艺术殿堂的。不仅初学绘画者应从临摹入手,即使有成就的中年画家也大都从这里得到过巨大收益。


      《风日晴和》 138cm×69cm


      颜景龙也不例外,学画山水伊始,就是通过用毛笔墨线去勾勒临摹优秀作品的山川林木、烟云瀑水,逐渐熟练地掌握了对自然各种不同物象采用不同的笔墨技巧的。他认为,古代任何一个成功艺术家的表现形式和风格的形成都是来之不易的,都是经过了长时间甚至毕生的努力、实践、探索、追求的结果,而通过临摹,便可在最短时间内吸取别人的精华和研究成果,这无疑是条十分有效的捷径。他的体会是,临摹不仅不断地增强自己的造型能力、笔墨技巧,也不断丰富了自己的表现手法,提高了自己的艺术品位和学识修养。更重要的是,临摹为他日后的写生和创作奠定了基础。这也是当代山水画家几乎人人都明白的道理。


      《云壑烟林》69cm×69cm 2018年


      颜景龙的独特性在于,他不仅年轻时走的是这条路,起步于临摹,得助于生活,立身于创造。而他在走向老年之际,其山水画已风格独树更趋完善之时,却又重新回归传统,下大力气于临摹。这种“学而不知老将至”的精神,使他临摹的作品不是意临,而是原大尺寸的精临,力求与原作肖似逼真,毫不含糊。他重新临摹宋人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进一步体悟以宋代画家为代表的古典写实传统;他再次临摹元人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深入地领略元代以后日渐发展的以文人画为代表的写意传统。两种传统都源于古代画家植根生活的艺术实践,也都在晚清以来因袭模仿的风气中失去了活力。不过,有一位画家与他们不同,那就是石涛。他主张“搜尽奇峰打草稿”“笔墨当随时代”,不但有理论,而且有实践,是中国山水画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缘于此,颜景龙临摹石涛山水最多。他要从他的作品中仔细领会,他是如何践行“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的。可见,颜景龙对于传统是有侧重有选择的学习和临摹的。他对龚贤的兴趣,是因为黄宾虹说龚贤“用墨胜过明人,我曾师法”(《黄宾虹画语录》)。他也洞见李可染创立的重墨山水新风,无疑也是在龚贤积墨山水基础上的发展。


      《和若春风》69cm×69cm 2018年


      传统是一个宝库,你所需要的,它里面都有。颜景龙60岁后又回归传统,已不再是早年的“师古人之迹”,而是真正做到了“师古人之心”。对传统形成了分析、选择和取舍发扬的独特视角,并用以指导自己的创作。我蠡测,他的山水画还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晨风醉人》 69cm×69cm 2018年


      师造化中得心源

      中国画历来有“师古人、师造化”的传统,清末以来山水画陈陈相因面貌的出现,其重要原因是没了“师造化”的精神。师造化,古代画论多有阐述,内容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自然用心看和用心体会;二是一面看和体悟,一面描绘,即“写生”。


      《山随画活》 138cm×69cm 2018年


      千余年来,中国山水画艺术所以经久不衰,很重要原因是在师法古人的同时,坚持师法造化的原则。如五代荆浩面对太行景色,“因惊其异,遍而赏之。明日携笔复就写之,凡数万本,方知其真”(《笔法记》)。北宋郭熙、郭思在《林泉高致·山水卷》中提倡看“真山水”,“远望之以取其势,近看之以取其质”。元代黄公望“皮袋中置描笔在内,或于好景处,见树有怪异,便当模写记之,分外有发生之意”(《写山水诀》)。明代董其昌说:“朝圣看云起变化,可收入笔端。”又说:“山行时见奇树,须四面取之,有左看不入画右看入画者,前后亦尔,看得熟,自然传神。”(《画旨》)至于清代石涛在《黄山图轴》上的题字“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以及见于他《画语录》中的名言“搜尽奇峰打草稿”更为大家所熟知。


      《云影山光》 138cm×69cm


      不仅古人,还有今人李可染于20世纪50年代多次外出写生的创举,使自己的创作达到新的高度,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山水画的创新进程。稍后的傅抱石带领“江苏国画工作团”经历了两万三千里的写生征程,涌现出许多优秀的有现实感的作品,在当时中国画坛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等等。山水画史表明,古往今来的画家在弘扬传统山水画的过程中,都是紧紧抓住“写生”这一重要环节推动中国画的发展。这一切都是对“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理论的实践。


      《静观众妙》 138cm×69cm 2018年


      颜景龙继承了中国山水画的写生传统,但他没有像李可染、傅抱石一样舍近求远地外出写生,而是以他家乡太行山脉为写生基地。多年来,他走遍了太行的山山水水、沟沟坎坎,他对脚下那厚沃的黄土高原和举目无尽的太行山川,有着深深的爱恋。他反对浮光掠影和走马观花式的写生,每年无论工作再忙,他都会抽出一段时间深入山区腹地,以超人的毅力坚持对景写生,一坐就是一天,一画就是几个星期。他不但重视深入观察对象和自然,更主张体悟和把握事物的规律,发现更深层的内蕴。他在写生作画时,很重视真实性、深入性,选择的是实写型的表现方法,既注重“以线立骨”表现山石丘壑、树木云水等物象的生存状态、形体结构,又强调“以墨为韵”呈现出太行山水的浑然和厚实、空灵和邈远,目的是为了将神奇而美丽的太行的美感悉收笔底。


      《醉乡音》138cm×69cm


      他不懈地写生,写自己熟悉的太行,也写各地的名山大川。在写生中,他致力于探索传统笔墨语言与写实造型的有机结合,同时,他也用心于如何在实写中,充分发挥笔墨情趣,把传统的绘画精神以及审美格调,体现在自己的写生作品中。因之,他统摄画面的意境、气象、神韵、色调,乃至笔墨效果。都有暗合于传统,又不接近任何前人的面貌。


      《溪山情韵》 138cm×69cm


      融化古今写太行

      20世纪后半叶以来,中国的画家存在着两种艺术教育模式:一种是重视写生重视造型重视写实更重视引西润中开拓创新的学院教育,另一种是重视临摹重视笔墨程式重视写意重视借古开今的传统教育。前者大多毕业于高等美术院校,后者大多拜师名家门下。颜景龙是学院派出身,接受过严格的写实风格的造型训练,十分熟悉如何把西方造型观念融合到中国画中去。他又问学求师于贾又福先生,对传统下过很大的功夫,临摹过范宽、龚贤、石涛等作品,无论气象、笔法,力求毕肖,但他最倾心的还是宋人丘壑、元人笔墨和石涛的“我自用我法”。


      《绿重烟树》 138cm×69cm


      颜景龙的作品主要写太行,他勉励自己“要重铸太行的精魂”。他所以钟情太行,一方面太行是他的家乡,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是太行之子。更重要的是太行被誉为中华第一山,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八百里太行承载了中华文化的博大沉雄,巍巍太行,群峰逶迤,塬峦广厚,如铜墙铁壁,让你感受到太行及其儿女们顽强抗争和不屈的精神。作为当代艺术家,颜景龙属于有崇高责任感的那一类型,他渴望用自己的艺术画出太行之魂,振奋民族精神。太行魂激励着他在生活中、在艺术中奋进;他也在描绘和赞颂太行中获得精神的升华。十多年来,他一直关注太行这个题材,从事这方面的创作,积累了许多表现太行自然与人文景观的画作。


      《守望太行》138cm×69cm 2018年


      他多次画《民族英雄精神永存》的太行,为战争年代流血牺牲的太行儿女立起了丰碑,让英雄与山河共存;他多次画《风日晴和》的太行,赞美太行老区在新时期欣欣向荣的景象;他画《故山情》的太行,倾诉着太行之子的思乡之情;他画《春风入情》《夏日古河》《秋山平远》《静静晴雪》四季更迭变化的太行,孕育着太行厚重博大的人文内涵。颜景龙充满深情地体验着古貌新机的太行,追思太行蕴含的民族历史,感受千百年来国人心目中太行景观的浩气、伟力与雄魂。从而在自然与人文的统一中,在历史感与现代性的连接上,创造雄伟壮阔又生机勃发的太行新境。



      欣赏颜景龙的这些作品,有竖幅,也有横幅,有斗方,也有巨制,总觉得无不苍厚拙劲、深沉大气,无不以写生方法求景真境美,以切身感受在写境的基础上提炼概括,融入所思所想,用自己的艺术语言表现了太行山川丘壑的雄伟多姿。他在构图上不求奇险,总是平中见奇,充实饱满;他仍然以线立骨,用线笔笔中锋,然而笔法更加荒率恣肆,皴斫多于勾勒;他仍然重视结构,更加注重西法写实与传统写意的结合,用墨则在运用黄宾虹“七墨法”以表现丰富的空间层次上尤为卓绝。实际上,以笔墨服从于状物才是颜景龙太行山水最本质的追求。也唯其如此,他才挣脱了明清以来平面化、共性化的笔墨符号,充满个性化重现了太行的自然生态和精神力量。颜景龙在不断推出以太行壮美风光为母题的作品中,表现出日益高涨的创造力,其气势撼人的朴厚风格也更加成熟。


      《天地回阳》138cm×69cm


      综上所述,颜景龙是一位理性的中国画家,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画艺术的继承研究与创新光大是十分自觉的,是充满深情的,也是经过深入思考的。在中国画领域矢志于推陈出新,是颜景龙毕生的追求和信念。李可染到晚年说自己“七十始知己无知”,还自称是“白发学童”,颜景龙说自己才60出头,决心以李先生为楷模,从头再来,老老实实地做学问,脚踏实地地从事艺术实践。他重新临摹,为的是“入古人神髓”,用最大的功力打进传统;他坚持写生,为的是“出古人头地”,以最大的勇气突破传统,使自己的作品与前人、与他人的创造拉开距离,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在他的山水画创作中,始终既尊重客观自然之美,又忠实于自己的独特感受,写太行之美和写自己内心真情实感的统一,是颜景龙创作最鲜明的特色。他作画时善于调动自己的全部生活修养和笔墨蒙养,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追求画面意境的完美表达。


      《坐观众妙》 138cm×69cm 2018年


      我预测,颜景龙经过“新一轮”的从临摹到写生再到创作的轮回,他的山水画旨趣绝不在于对传统习惯的传递,也不会是自然景观的描摹,他在山水画形式、笔墨、意境方面所独有的风神,会在师法传统“对景造境,不取繁饰,写山真骨”的创作方法基础上,多了一层“法备气至,纯任自然”的境界,会有更多激情的锋芒,更多亲切的现世情怀。

      2017年12月22日于北京王府花园

      本文作者/贾德江


      《云壑烟林》138cm×69cm 2018年


      《栖霞山三圣殿》 90cm×49cm 2017年

艺术新闻
艺术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美术家网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Processed in 0.142(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7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