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家旗下网站
艺术新闻

      2020中国书画界新春大拜年--画家白墨送祝福

      分享到: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2020-01-20 16:00:20

      【白墨艺术简介】

      白墨:1947年出生于陕西一个书香门弟,受传统文化熏陶,自幼染指丹青,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曾在中学,大学任教,93年调西宁画院任常务副院长,院长,青海国画院院长,省美协副主席-名誉主席-艺术顾问,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2000年作为重点高级人才引进厦门。

      师从国画大师石鲁、刘文西,作品多反映西部风土人情,画面追求大对比,大反差,笔墨大胆泼辣-形成了独有的个性风格。多次在国内外大展获奖,并为国内外学术机构收藏,其传略入编《中国书画界领袖人物大辞典》《全画院院长作品精选集》……等四十余部典籍。有千余幅作品及五十余篇专业论文发表于国内外报刊。

      出版有《中国当代国画大家白墨作品集》-人民美术出版社,《人民艺术家-国画名家白墨精品博览》-人民画报出版社;《中华艺术名家白墨》-天津杨柳青画社,《中国当代山水三大家-白墨.龙瑞.贾又福》-人民美术出版社,《白墨中国画选》中国摄影出版社,《当代中国画大家白墨.孙其峰.刘大为作品选粹》—天津杨柳青画社,《白墨西部风情画选》-宁夏人民出版社,《白墨艺术档案》一中国香港艺术中心出版......等十余部画册及论文集《砚边拾零》-国际文化出版社,《钓闽斋闲话》《细雨辑》,诗集《白墨诗选》-作家出版社等三十余部。



      想当年那个唐伯虎,风流倜傥,才华横溢,诗书画三绝,一生风月诗酒,放浪形骸。一曲《三笑》姻缘,醉倒了多少痴情少年。如今的白墨被同仁戏称为“长安风流才子”,其人风流倜傥,世人自之:而“才子”之称,凡读过他的画与诗文的人就会被他的才情飞扬所慑服。



      诗,以言志,白墨是画家,而我更看重的是他的诗。他的画沉雄大气,有凝聚千钧之力,而他的诗却那样地纤纤婉约,自啭柔肠,滴翠流红。他内心深处蕴藏着浓郁的“不安分”与“喜新厌旧”成份,而“不安分”往往正是创造的前提,“喜庆”恰恰是那些具有创造活力的人脱胎换骨的催心剂,他身上浸透着创造与活力,他骨子铮硬、灵魂高洁,而这一切、恰恰铸成了他最可贵、最独特的诗人气质与个性。不看他的经历,不见他的人,只读他的诗与画,彰显个性就昭然若揭,有诗为证:

      真想把自己变成一首诗

      让每个器官都读出韵律

      在春雨霏霏时

      和春燕一起走入意境

      缘那个年过千岁的牧童的指引

      去拜访杏花村沉醉的旧址

      真想把自己变成一幅画

      让每个日子涂上粉红、草绿

      在春风荡漾时

      和杏花一起飘落

      纷纷扬扬、悠悠然然

      流入多韵的春溪



      这首诗是一九六八年清明节、白与友人同游陕西韩城芝川镇杏花村时即兴写的,算起来,其时的白墨正是风华正茂、放马飞奔的年华、其诗情如泉喷涌、诗意如春风拂面。白墨在由年少转入青年时期经过了苦难的磨励,在回忆过去的时候,他深有感触地说:“屈辱的生活使我学会了拼命地追求”,正是这些苦难,他能够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能显示出非凡的毅力,不断的追求自己的理想,写出很美的诗,画出很美的画。一九八四年春,他于西安美术学院东山窑洞写了一首题《玉兰花》的诗:

      卧听夜雨敲窗纱,怀乡之情分外加。

      春宵谁共话丹青?西窗剪烛应是他。

      回首往昔一恨事,十岁光阴付流沙。

      披衣起看兴国寺,玉兰又放一束花。




      这首诗是他当时心情的写照。青年学子,热血正盛,展望未来,一腔抱负,壮志未酬。想起文革十年,造受磨难与不公,白白浪费的十年光阴,多少委屈与辛酸、涌上心头,淅沥春雨,不停地下,这样的春夜,这样伤怀的心情,他忆起了心爱与怀恋的人。这人是谁?不得雨知,也许他指的不是人,而是玉兰花、他最想与他西窗剪烛“与她春宵共话丹青”,这些牵肠挂肚的事苦苦煎熬着这位铮铮铁骨又多愁善感的风流才子的心、这或许正是他的蛰伏期,思谋策划着更大的行动。他有更大的抱负,他想背负青春随云去,远走高飞,实现远大的理想。他要到西域寻找放飞心灵的天空,那里有大漠戈壁、长天秋水、广阔的草原、勇猛的苍鹰和满地奔跑的野驴野骆驼。当然、最吸引他的还是那万种风情的哈萨克姑娘与小伙,他要放马天山,跳西城风情的舞,唱西域风情的歌,更要画西域风情的画,西城风情画家黄胄、徐庶之这些前辈早已在那里大有作为,他也要西出阳关,在西域搏击一番。



      在新疆几年,塞外的奇异风光,风土人情,深深地打动了他。在《我的梦》中他写道:“戈壁大漠上那原始古老的旋律勾引着我,于是我不顾亲友的劝阻,一意孤行,坚持走一条荒寂峻险的路-告别生我养我的三秦大地,只身赴新疆,去寻找自己的梦”,他一条背心,一条短裤,离开了西安美术学院,一头扑进了戈壁大漠,痴情的顾不了生命安危。他一边任教一边进行考察写生。塞外的奇异风光,风土人情深深感动了他,使他的创作实践进入了又一个高峰期,此间他画了大量的画,也创作了大量诗作,其中《我那把丢失的小蓝伞》写道:

      小蓝伞下的那本日记

      已被岁月磨破了封皮

      记得一个戈壁的雨季

      我们曾在叉路口相遇

      那时我们都没有犹豫

      小蓝伞撑出了一片温馨的绿地

      小蓝伞挡过秋天的风

      小蓝伞遮过春天的雨

      小蓝伞丢失了我们的童年

      小蓝伞朦胧出湿漉漉的回忆

      小蓝伞下的那本日记本

      已被岁月磨破了封皮

      读过这首诗,让我们想起了戴望舒《雨巷》中那个撑着油纸伞,从深深雨巷中徐徐走出的结着愁怨、丁香一样美丽的姑娘。白墨用最美最动情的笔触,把一个荒漠石滩描述得美而多情。荒漠成了一块巨大的磁石,诱人的绿洲,沁人心脾的爱的引力场。读过这首诗,真想跟着他的小蓝伞,走入戈壁大漠,去寻找伞下那本被岁月磨破了封皮的日记。



      白墨有厚实的中国文学功底,他的诗除了诗意、韵律美之外,平淡中包含有无穷的境界,在能空、能容之后,达到了能深、能实。白墨的诗充盈着画意,一首诗就是一幅画。他的诗词功夫给他的画意增添了无穷的余味,让人越读越能品出更多美的享受。



      白墨是一个才子型画家,他认为,画为心声,乃心灵之歌,即未成曲调先有情。他的画大气超脱,笔下的山水,全湿漉漉的,美女灵动又善解人意,她们的眼神,举手投足间,似乎都在与我娓娓交谈。我知逍,白墨的笔墨已深深注入她们的灵魂,他是以情入画,画山则情满于山,画水则情溢于水,白墨是忠诚于他所描述的对象,他的画是具象、意象的完美结合。



      写实对于中国画的介人,使我们更加深入地研究了所要表现的客观对象。在传统人物画中,形体与笔墨并不是有你无我的对立因素。古人放弃了对形的追求,是为了艺术创作的自由自在,我们以前对形的研究,同样是为了这个目标。只有意识到艺术的“有限”时,才能真正感到它的无限。



      艺术总是由研究客观开始,达到自由而告终、如此循环往复。在西方,古典派从研究客观开始,立体派还是从研究客观开始。止因为他们研究客观的角度不同,所形成的艺术风格也不同。



      从写意到写实,是中国人自己的选择。任何选择都有得有失,但它毕竟是一种发展。不过,在中国人物画的进程中,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中国画传统非常宝贵的四条,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借古开今,化洋为中。


艺术新闻
艺术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美术家网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Processed in 0.040(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1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