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家旗下网站
艺术新闻

      【2020全国两会·艺术专刊】特别推荐艺术家:张同铸

      分享到:
      作者:admin来源:中国美术家网2020-05-25 09:34:52

      【艺术简介】

      张同铸,现居住北京。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高级注册书法老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刘海粟艺术学院特聘教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法美术高研班老师。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仓颉书画院院长。濮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曾获新加坡新神州艺术院最高荣誉奖、中韩书画名家作品交流展荣誉金奖、中日韩百位书画名家作品交流展最高荣誉奖。国画作品《春晖》入围中国美协主办的八大山人杯全国花鸟画展,作品《韵》入选“翰墨齐鲁”全国首届花鸟画展。



      张同铸其人


      张同铸,中年画家。擅长花鸟画,兼攻山水,尤善小写意花鸟画。表现大花鸟体裁具多。其作品充分体现了东方艺术中“禅”的韵味,笔简意足、意境空阔、清脱纯净、直指人心。形成了禅意、禅空、禅境、禅学的脉络。从他的作品中,可以品读到中华民族风骨的灵魂。这种对伟大与崇高民族精神的追求,使张同铸的艺术站在了一个极高点。



      吴昌硕在谈论艺术时说到:对于一个艺术家,只有两件事是最重要的,第一是要有真实、丰富、深刻的灵魂生活,第二是为这灵魂生活寻找恰当的表达形式。前者是艺术的真,后者是艺术的美。

      所以,倘若一副作品没有精神内涵,就如同美之皮囊,经不起时间的洗礼。张先生的作品,经由灵魂,画出了自己。走过那看山似山,看水非水,最后他发现,原来那一切都只是心中的山,心中的水!



      艺术,是来自灵魂的声音

      优秀的作品,都是通过艺术表达对人生的思考,通过画面表达画外之音。

      琢磨一个画家,就去体会他们的思想:没有思维高度,一幅画即便画出来了,画者也不知其所以然;而优秀的画家,你若不用心探究,能窥探到的便只是他的“冰山一角”,在其作品背后,必定隐藏着极为深厚、成熟的思想体系,就像一个宝库,一经作者的探索和挖掘,就能孕育出源源不断的新作,既丰富又灵活,随心所欲,任意变通。张同铸画画,画的都是内心已经存在的东西,这种东西丰盈而透彻,关于生命,关于灵魂,关于人生最根本的问题。而张先生所要做的,就是为之寻找到相应的表达,一旦赋予了合适的表现形式,作品深入人心便是自然而然的。而且毫无疑问,这样的作品一定能在社会上发生有益影响。他找到了。

      深切流淌在他血液中的这种东西,化为一种直觉,点点滴滴地参与着他的绘画历程。“我画花鸟,是感觉所画之物很熟悉,我用柔美、泼墨、大写意的笔法,是感觉内心驱使着我要这样画,我与这种画法相应。”张同铸作画,是彻彻底底的回到自己,并创造出了独属于自己的大花鸟画风。



      画画,最终画的是自己

      绘画到一定高度,最终体现出来的是阴阳、刚柔、明暗……画到最后,全部都要形成高度的概括,没有提炼、概括,作品就不能引起情感的共鸣。而高度概括之后,画面则必定呈现出大写意,它把画家的个性、脾气、品格都融入到了画中。

      冯骥才说:好的作品,其实也是他自己。艺术的发现都是发现自我,他将自己个性的灵光投射在世间万物上,然后再一点点收回到自己的作品里。

      看张同铸的画——柔美,正体现了画家上善若水的品性。从这柔美里,也可以看出张先生的性格——心地善良,具有韧性;反观之,有些画看上去很火气,由此作画者性格中焦躁的一面便一览无余;有的画则是一看就很功利,功利性的画看第一眼还可以,再往下就了无意趣了。总而言之,画如其人,确是如此。



      张同铸说,画花鸟画,画着画着就是画自己。范增画钟馗,陈十发画少女,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细细体味,你总能在画中找到作画者的影子。而画山水画,棱角很分明的,作者面部轮廓通常也如山石般分明。“相由心生,心是这样,你的画、你的相貌,你生命中所有的一切都必定与之相应。”

      张同铸画禅意画,有很多年了,在他闭门守独潜心创作的漫长岁月里,早就将所有的神思凝聚成了一股最强的体验——如何学佛,而非如何画佛。回到自心本性,大度包罗,百事宽心,哈哈一笑,和气一团,最后,画佛画佛,到底是画佛还是画自己?他也弄不清了。是彼是此,彼此彼此吧!

      有一次,张先生在画小鸟眼睛时总觉得不完美,一天,他拿起小镜子,左照照右照照,突然在自己眼睛中发现了那寻找已久的眼神,“原来竟长在自己身上,挺有意思的!”



      好的作品,复归童蒙

      观画能见其人,同样,观人也可知其画。有的画初看,确实不错,但作者到底处于何种水平,我们只需与他接触接触,了解一下他内心的东西和灵魂的生活,便一目了然。“有的画是模仿的,没有画到心里去。”张先生说,内心有东西的人,要他去模仿一个东西,他都可能模仿不像!一个纯粹创作的人,到最后,其技法或许都还不如一个高超的模仿者。

      但由此认为创作者的技法缺位,那又错了。

      “最开始学画,都从童蒙起步,从技法学起,基本功练得非常纯熟,但当绘画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又要抛掉技法,重新回到童蒙状态。但此童蒙和彼童蒙不一样了。这个时候画画,大概只需要三、四分技法。”

      画到一定高度,要归零,丢掉技法,注重心灵,显得自己什么都不懂,回归孩童状态,但其实什么都懂;相反,如果刻意彰显自己什么都懂,技法高超,那只能说明绘画还没有到达新阶段。



      张同铸将这样的过程形容为:从懵懂孩童慢慢长大成人,再从人变成千年老妖,最后从千年老妖又回归成孩童,亦是回归到简单、童真。“谁不喜欢小朋友呢?”所以有时候我们看高人的作品都像儿童画,大师的作品回归朴素,经历了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又是山的过程。

      千山万水之后,生命的杂质一点点被滤清,犹如一叶轻舟,越过越自如,越过越真实,而绘画也如生活般,由繁到简,笔墨由多到少,由有形到无形,最后剩下的,只有灵魂!



      中国画的核心是循形达意。形态得美观,意韵显动心,这是张先生绘画追成中国画意境核心的显要品质。他是一位在丹青界域内深耕卓建,技取诸家,功成一品的大手笔。经由数十年的广修博取,师宗圣贤、精临名作,最终磨砺成正功,在画坛依小写意花鸟的精益创作,达成了既可以传续传统,又能紧随时代风尚的显要造诣。

      观赏张同铸的绘画作品,首要的观感就是致美有韵。形悦人眼,意动人心,久观不厌,美不胜收。着力于花鸟的造型修炼,是他画风得成精致,归质与生态的出发点,也是功修耀眼的收获。小写意精意精技,讲究笔法的神构。他的行笔线法,深刻体现着笔迹神化的纯青特色,其他不论,只看精制花鸟的纹路细线,破笔丝毛加点写结合,却也不失毫厘的精湛。



      无论笔线细到何处,无论是横向拖纵向出,还是转折回环,用笔显线都会因筋有韧,因骨可立的笔法要领,时时处处体现出线条构物的质感和观感。质有体积,观有空间,真正体现了他的小写意细则神奇成幻粗之笔墨淋漓的艺术水准。

      在卓高笔道与笔力的线性形态之下,花鸟的神态活力,凭借一支笔,就可以生幻出彩,活灵活现。因活而得精气神!他对笔法的要求,近乎是苛严入髓,一丝不乱,万笔生辉。在当下画坛,能把笔法运行到如此功高细致的高度,实属鲜见,相当难得。所以就小写意画的笔法来讲,张同铸之笔法是技达峰顶,一派贤风,卓越引领,令人叹服!



      如果说笔法精到是张同铸绘画的神幻底基,那么雅秀多彩的设色才华则是他画面渲染气质的佳成。张同铸的画面用色,要求清纯秀雅,一尘不染,质如秋水,静谧爽观。画家达此功成,可谓是设色功法入心,心质神爽恰是墨彩的趋意灵魂。他对色彩的敏感度是超越常态的功力,特别是对青兰两色的分层把握,完全是出神入化的随心而成。青兰是生态色,也是悦目色,更是神秘色,向来难以调和,如果过度则画面显冷峻,拒人千里,如果彩意不足则显病态,让人生畏,在画界凡能调青兰色彩成美观的艺术家,必然是色感敏锐,色质心握的修养大成。张同铸的小写意,设色极其灵动,青兰相当中和,不度不淡,恰合心境,非常好地调和了水、墨、彩的融兑,是少一分则病弱,多一分则冷观的恰到好处。每每观赏这种彩韵情景,就如初春阳辉,清意十足,幻彩千分。如此墨感大功,唯张先生可成。



      美韵翩翩雅秀质,工笔幻彩大家风。张先生修炼丹青,以求唯美至上,唯美之功一是收益于笔法的精致,二是得成于色韵的奇幻。得笔法亦得色韵,两相融合铸成新功,让他在画坛能立功且立艺,功如灼阳,艺如秋月,辉照时代,名在四方!










艺术新闻
艺术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美术家网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Processed in 0.028(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36(mb)